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“哈药”该吃什么药?

  哈药集团的行为让人费解,有那么多钱做广告,往自己企业脸上贴金,却怎么会没钱来治理污染?

  哈药集团的行为更让人愤慨!媒体曝光的哈药集团偷排乱放可谓肆无忌惮:工厂周边废气排放严重超标,恶臭难闻;部分污水处理设施因检修没有完全启动,污水直排入河,导致河水变色;大量废渣要么不分地点简单焚烧,要么直接倾倒在河沟边上。黑龙江省政协委员对药厂相邻区域空气质量检测结果显示,硫化氢气体超标1150倍,氨气超标20倍。

  而且,这种水陆空立体排污,已非一日。早在2005年、2007年、2009年和2010年,均有哈药总厂刺鼻气味影响周边居民的报道。哈药方面虽屡次称即将解决问题,但居民投诉却一直不断。

  2010年年报披露,哈药股份投入约1960万元用于治污。然而哈药总厂仍在“哭穷”。去年11月,有居民在网站上询问,“哈药怪味何时了”。哈药总厂称,由于异地建厂的投资巨大,原料药产品的附加值低、利润空间微薄,预计投产后2~3年内将不具备竞争优势,因此“极易造成企业处于亏损境地,造成企业无法生存的后果。”就在“哭穷”的同时,哈药股份广告费用出手不凡:去年达5.4亿元。而此前的2008、2009年广告费用均在4亿元以上。

  一方面斥巨资做广告,一面却声称无钱没法治理污染。这是企业真实的现实,还是明显的狡辩?稍具常识的人就可以得出结论。

  近段时间以来,企业污染环境的重大事件频频发生:浙江余杭水污染事件、河北元氏县化工污染事件、紫金矿业污染事件令人触目惊心。这些企业排出的废水、废气、废液会对环境造成破坏甚至灾难,这也是稍具常识的人,当然包括那些具有经营头脑的企业负责人,都可以作出的判断。

  现实中类似的企业,还有不少。为什么一些公认的污染企业能在公众质疑与投诉中不断发展壮大,最终成为危害环境安全与公众利益的“庞然大物”?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。

  存在于社会整体之中的企业行为,其经营行为必然对其他社会成员产生影响,在经济学中这种影响被称之为外部性。经济学家曼昆教授对此的解说更简洁:“一个人的行为对旁观者福利的无补偿的影响。”

 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企业可以看做是追逐利润的“经济人”,往往更多地会考虑内部利益而非外部效应。换言之,企业对外部造成的环境损害,如果不通过制度设计转化为企业自身的成本,企业是不可能真正重视与感知治理污染的紧迫与重要。

  越来越多企业污染的案例表明,如果不从根本上阻止与约束企业摆脱治污成本的冲动,就不能遏制企业污染的行为,就难以避免引发更多的社会矛盾。

  因此,要改变企业肆意排污的乱象,不仅要扬汤止沸,更要釜底抽薪,要让企业切实为污染造成的损害买单。所以,政府应就企业外部效应问题进行更合乎市场规律的制度干预,如切实加强排污收费、公害赔偿的执行力度等,把破坏环境与损害公众利益的行为,转化为企业生产经营必须付出的成本,让企业背负这些成本经营,而不是在无偿或廉价破坏环境中膨大,更不能出现有钱挥霍、贴金,却无钱治污的荒唐闹剧。(尹于世)